飞猪也玩单体酒店但对手并不是OYO

单体酒店还有更多生意待挖掘,这次的掘金者是飞猪。

今年9月底,“菲住酒店联盟”旗舰店入驻飞猪平台,其同名小程序也在微信、支付宝两个渠道上线;3个月后,飞猪把菲住酒店联盟正式带入公众视野,官方将其盖章认定为“飞猪旗下会员制酒店品牌”。

在这场单体酒店之争中,速度和数量依然是主旋律。上线以来,菲住酒店联盟每8分钟签约1家酒店,迄今共签约15000家单体酒店、超60万间酒店房间,覆盖超300个城市。菲住酒店联盟的下一个目标是一年签约40000家酒店,付费会员超过1000万。

在此压力下,菲住酒店联盟需强调的依旧是阿里的生态体系及流量优势。迄今为止,飞猪已将优酷会员、淘票票电影红包、口碑优惠券打包进联盟会员权益中,未来还将通享更多方平台权益,通过其它渠道来引流。

在工业社会中,企业面对的环境相对简单稳定,生产采用大机器流水线运作方式,生产的产品单一化、标准化,顾客的需求被动适应。企业实行层级式的官僚机构,企业管理者更多关注计划和控制,追求的是生产工具的变革和生产效率的提高。随着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工业互联网下企业的生产模式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原来依靠人的生产制造模式逐渐被机器所取代。虽然现有的机器设备自动化程度和智能化程度还不太高,但“机器替代人”的生产模式和场景将会越来越多。管理实践将逐渐由管“人”逐渐过渡到管“物”,人的创新性和创造性将前所未有地得以释放。随着产品的安全生产、产品质量的可靠性不再取决对人的科学管理,而更多通过生产设备的安全性、可靠性以及运行效率来实现,对生产工具——设备、设施的管理(即管“物”)将成为管理的必然。不同于工业时代的人越来越像机器,物联网时代的机器则会越来越像人,像人一样去学习。

联盟的目标签约酒店数量是40000家,会员卡动销达标率为10%,则发展的会员数量为:40000*5*365*10%=730万;

但36氪同时发现,菲住酒店联盟中的部分房源并未入驻携程和美团等其他平台,比如重庆解放碑洪崖洞的璞岸酒店,相当于联盟的独家房源。36氪从飞猪处了解到,璞岸酒店于3月前加入菲住酒店联盟至今,酒店订单增量超过10%,入住率从75%左右提高到90%以上,新增订单中大多来自联盟内其他酒店发展的会员。

对单体酒店行业而言,酒店其实很难拥有自己的会员,大多数单体酒店客源还是散客,且流量往往被OTA等线上渠道垄断。携程稳坐OTA行业第一把交椅,堪称行业“最大包买商”,在商家端拥有较高话语权,佣金比例在15%左右,最高可达25%;美团佣金则在10%左右。

假设会员年复购率为60%,即每个会员平均入住2间夜,则平台新增间夜为:7300000*2*(40%*1+60%*2)=2336万间夜,平均每间酒店新增584间夜。

管理变革之二:从控制到赋能

工业的核心是人与设备。随着设备的自动化水平不断提高,人在生产过程中的参与不断减少,因此设备在生产过程中的重要性不断提升。工业4.0时代对“物”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设备不仅仅具备自动化,还应具备感知外部环境和自身变化的自省能力,与其他设备进行交流、比较和配合的自协调能力,根据自身运行状态和活动目标进行诊断和优化的自认知能力,以及按照分析结果通过控制器自动调节运行状态的自重构能力。因此,具备多种能力的设备对“物”的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管理也将实现从对“人”的管理转变为对“物”的管理。

庄海设计的这套玩法,看起来对消费者似乎更具吸引力:付费39元购买联盟会员卡后,在2年有效期内预订联盟内所有酒店,可通享非会员价基础上的92折优惠,还能获得酒店提供的免费升房、延迟退房等权益。

而在商家端,加入菲住酒店联盟不需要缴纳加盟费,相当于零成本投入;也不需挂牌和改造房间,保留自主经营权。但置换条件是需给到联盟“销售结算价”,即所有OTA线上销售渠道相同房型实时售卖最低价格(不含促销价)的85%。

单从“菲住酒店联盟”的名称来看,似乎与阿里未来酒店“菲住布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实际上,菲住布渴酒店是阿里集团旗下首家未来酒店,菲住酒店联盟则是飞猪针对单体酒店提出的新商业模式,两者彼此独立。

36氪从菲住酒店联盟中随机挑选三家酒店的同一房型,以1月2日入住、1月3日离店的标准同美团与携程做一对比。对比同等条件下的入住价格,携程两次最低价,菲住酒店联盟会员一次最低价,美团价格居中。这或许意味着,菲住酒店联盟会员价不总是全网最低价,携程依然拥有较大价格优势。

随着物联网时代的万物互联,企业之间的竞争模式将从产品竞争升级为生态体系的竞争。企业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构建一个生态,要么成为生态圈里的一员。工业时代的管理在当今这个复杂多变的环境里,越来越无能为力,工业时代的管理正在终结。管理需要在物联网时代提供新的范式,一种基于共享价值为基础的新范式。物联网带来的个体价值的崛起和市场环境的快速变化,促使整个组织管理需要转型。当组织能够为个体提供价值和贡献的时候,这个组织就会有持续的生命力。因此,物联网时代的管理新范式需要的是赋能,而不是控制。管理的价值正在被重新定义,每个管理者都必须作出改变。

未来酒店CEO、菲住酒店联盟负责人庄海(花名:短笛)是这套玩法的设计者,目的是沉淀更多复购用户,将流量变得可留存和可经营。在他看来,整个酒店行业趋向饱和,已经走到一个转折点,存量市场是未来的主战场。

小成本创业相对来说简单很多,流程不过就是一个买和卖。越简单越好,对创业最初的立足更有帮助。产品渠道这一点就需要具体产品具体分析了,不过既然是小成本创业,而且碰到了现在的信息大爆炸时代,一切不会太难。

在工业互联网环境下,通过工业大数据将构建一个巨大的“工业信用体系”。工业互联网利用先进的信息物理系统、物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将原本市场看不见的那只手(市场调节机制)实现数据化、显性化、网络化。通过工业大数据的分析,让供需双方的关系变得透明,并借助工业互联网数据传输的敏捷性、准确性、及时性等特点,引导市场快速进行要素配置,最终做到供给侧改革要求的,提高供给质量,引导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因此,工业互联网本质上是一个工业信用载体。通过工业互联网的“工业信用”,将大大减少生产过程中设备与生产管理的信息不对称、网络中生产协作的信息不对称、供应链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制造者与使用者之间以及设计者与使用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等,促使用户逐渐从“产品价格”判断理性回归到“产品价值”购买的本质上。

酒店完不成KPI就淘汰出局,若能完成,又能否真正赚到钱?

OYO是单体酒店领域的明星项目,此次飞猪进军单体酒店,看似要与OYO争夺市场。但从目标商户及发展模式来看,菲住酒店联盟面向想发展自有品牌、保留自主经营权、具备一定体量的商家,自下而上先解决流量及会员问题,再进行服务/培训/系统/营销的一体化,最后实现品牌扶持;而OYO倾向于酒店改造,自上而下先革新酒店品牌和装修风格,再进行服务/培训/系统/营销的一体化,最后解决流量及会员问题,两者差别相当大。与同为加盟模式的同程艺龙OYU(计划在年底前签约2500家酒店)、由美团孵化后独立的轻住酒店(计划在年底达到4000家)相比,菲住酒店联盟的酒店数量又比二者高出一个层级。

菲住酒店联盟的逻辑是,把获取流量的成本直接补贴给用户;联盟不是帮商家卖酒店,而是卖会员,帮其建立会员体系,更利好商家端。但对于消费者而言,价格依旧是重要决策因素,话语权更高的携程和美团,仍可能更吸引C端用户。

若平均房价为250元,85折后的联盟结算价为212.5元,则新增间夜为酒店带来的新增房费收入为:584*212.5=124100元。

通过工业互联网,使得供需双方通过大数据的直接精准对接,实现精准销售,去中间化,使中间环节截留的市场利润,流向供需两端,这必将引导大量的社会资源回归到生产制造领域,合理调配社会资源,并最终形成良性的经济循环。工业互联网下,微笑曲线将从“U形”改写为“抛物线形”,供需将从“价格判断”到“价值回归”。

全能听起来很神奇,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当发现,只有靠自己去推进一件事,不得不硬着头皮深入学习的时候,固然是痛苦的,可等痛苦过后,你会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掌握了很多新技能。

吴振宇表示,绍兴旅港乡贤非常关心家乡建设,在促进浙港交流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他提到一组数据,绍兴乡贤累计在绍兴投资100多个项目,捐赠额达2亿人民币,吴振宇称这令他非常感动。

管理变革之三:微笑曲线从“U形”到“抛物线形”

管理变革之四:从重视“市场推广”到重视“工业信用”

传统企业的组织运营是金字塔层级结构,层次多,权力距离大,上下级沟通不畅,容易滋生等级官僚作风,束缚了员工的创造力和行动力,不利于企业有效灵活地应对外部多变的市场环境。而扁平化的组织结构要求管理者下放管理权限,建立分权的决策和参与制度,给员工更多自主权,发挥主观能动性和工作效能,激发员工的主动行为自发为组织做贡献,成为管理的新方向。

完不成KPI就淘汰,完成就赚钱?

传统的微笑曲线是一个“U形”曲线,而处于凹陷位的最低区域是生产制造。因为工业互联网中工业大数据的作用,去中间化,使中间环节截留利润分流到设计、生产制造、服务领域,从而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源投入到创新的研发、设计和精细化生产制造中。而过去持续依赖市场信息的高度不对称,并通过图片、文字、视频等模糊信息进行市场推广和宣传的营销环节以及中间代理环节将逐渐走向没落。因此在工业互联网所构建的工业信用体系作用下,传统微笑曲线必然改写,将从重营销的U形变成轻营销的抛物线形(见图1)。

综合来看,平均每家酒店每年总收益=卖卡新增收益+新增订单收益+奖励佣金收益=191625元。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酒店能顺利完成KPI,且酒店数量能顺利扩张至40000家。飞猪表示,头部酒店收益能做到50万以上。

菲住酒店联盟对联盟内的酒店发展会员有KPI考核,没有完成考核就会“淘汰掉他们”。“如果只在里面获得好处,不做贡献,显然违背加入联盟的初衷,这是联盟最基本的要求”,范驰直言。对于具体考核标准,范驰未做透露,但据环球旅讯此前报道,酒店会员发展的最低标准是每月至少销售出60张会员卡,若未达到该目标,菲住酒店联盟有权单方终止合同。

日前广受关注的海尔“人单合一”组织方式,信息技术赋能功不可没。赋能包括心理赋能和组织赋能。心理赋能是从微观视角出发,基于员工对工作角色感知的心理动机结构。组织赋能是从管理实践的角度出发,通过组织、领导和经理人的干预以及实践,达到激发员工个人动机的目的。组织赋能只有被员工感知到才能真正地提高员工的工作效能。信息技术赋能指的是信息技术的使用使得个人或组织获得了过去所不具备的能力,实现了过去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赋能与传统的授权不同。首先,赋能所提及的“能”不仅是权力还包括能力;而授权仅局限于职权,是基于对人的控制和管理的视角。其次,赋能的过程不仅是将“能”下放,还包括创造性地增加总体的“能”;而授权仅仅是将总体权力在可控范围内的分散。因此,赋能是不同于传统授权的一种新的管理方法。

中共浙江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社院党组书记吴振宇致辞称,祝愿绍兴旅港同乡会站上新起点并同心合力,做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维护者和浙港经贸文化交流的促进者。

管理变革之一:从管“人”到管“物”

菲住酒店联盟向商家开出的好处是,通过售卖会员卡获得收益;联盟内的酒店共享流量及会员,可以获得订单增收;同时自己酒店发展的会员入住联盟内其他家后,可以获得返佣。36氪了解到,一张39元的联盟会员卡,酒店可从中抽取30元,其余归联盟。以每家酒店每天发展5个会员为例:

庄海直言,酒店与OTA是又爱又恨的关系,OTA带订单,但又收取高额佣金,这就变成一个恶性循环:酒店有自己的用户,流量本来属于酒店,但酒店自己用不了,OTA花高成本来获取用户,最后向收酒店收取高额佣金,酒店的利润被抽走。

推荐:2020融资中国资本年会 · 崭新时代的号角

此外,中共绍兴市委副书记、市长盛阅春表示,希望新一届理事会进一步发扬传统、发挥优势,真正把同乡会建设成为有凝聚力、号召力和生命力的新型爱国爱港社团。(完)

酒店发展的会员在联盟其他酒店入住时,酒店奖励佣金收益计算为:5*365*250*7%*40%=12775元。

工业互联网使得海量数据可被获得。随着数据量的爆炸式增长,工业大数据已成为与实物资产和人力资本同样重要的生产要素。人们开始从以控制为出发点的信息技术时代,走向以激活生产力为目的,实现价值回归的大数据时代。工业大数据具有对今天的商业模式进行创造性破坏的潜能,数字化和工业大数据打破了行业壁垒,并创造了新的机会,摧毁了以往成功的商业模式。敏捷的、具有创造性的企业,能够沿着数据价值链,借助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赋能,通过获取、提炼和利用工业互联网所形成的工业大数据而创造商业价值。

1992年台湾宏基创始人施振荣为“再造宏基”提出了著名的“微笑曲线”(Smiling Curve)理论,也称附加值理论。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右边是营销。企业向价值链的上下游延伸,向上延伸使得企业进入到基础产业环节或技术研发环节,向下游拓展则进入到市场销售环节。简言之,微笑曲线是以附加值的高低看待企业竞争力。企业只有不断往附加值高的研发与营销方向移动和定位,才能永续运营。因此,未来企业应朝微笑曲线的两端发展,也就是加强研发与设计以及以客户为导向的营销与服务,才能争取竞争的主动,扩大附加价值与利润空间。

每张卡获得收益30元,酒店会员卡新增收益计算为:5*30*365=54750元;

低星单体酒店是菲住酒店联盟的重点收编目标,会员机制是其核心商业模式。加入联盟的酒店相当于组成了一个虚拟的酒店集团,集团内通过“贡献-收益”的佣金分配体系来实现流量、会员及资源共享,从而获得会员卡销售、订单增收以及订单返佣三项收益。

即使在单体酒店+会员体系的细分领域内,菲住酒店联盟的对手仍可能是OTA巨头携程和美团。

一个人创业靠的是自己的能力,我们不光自己本身要有能力,还要有学习新知识的能力,因为一个人创业的话,意味着所有事情都要自己一个人来,我们必须要让自己成为全能王者。这里介绍了两个适合一个人做的项目,供大家参考。

酸辣粉是四川和重庆的特色小吃,在很久之前,便闻名于四海,酸酸辣辣的味道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消费者,甚至有一些出名的酸辣粉品牌还上过综艺节目,由此可见,酸辣粉的忠实粉丝多,知名度高,是一个创业的好机会。而且酸辣粉的制作简单,店铺面积以及装修环境要求都不怎么高,降低了投资成本,正好适合一个人创业。

图1 工业互联网下微笑曲线由U形变为抛物线形

目前以淘宝模式为代表的消费互联更多依赖于品牌推广、市场宣传等手段,以及“点赞式”的消费者使用评价。这些营销手段主要依赖文字叙述、图片视觉、新闻热点、形象宣传,以影响人们对产品的认可度。而真正产品的内在价值,如工艺水平、质量高低以及使用后的故障率、返修率等使用数据,一般用户均不得而知。如今电商“水军”点赞评价的方式盛行,商家网络排名也主要取决于推广费用的投入水平(包括“水军”的市场操作)。为了争得网络排名,大量电商企业不惜高价雇佣水军,夸大产品功能、策划网络炒作,无形中误导了用户的购买意愿。工业互联网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难题,通过工业大数据精准对接产生的交易,借助供需双方精准数据对接来实现“按需匹配”。因此,企业必将从过去重视“市场推广”转变到重视“工业信用”。

但阿里巴巴副总裁范驰(花名:程咬金)强调,“我们和其他平台玩法不一样,既不是一家酒店,也不是OTA,我们想第一件事一定是带来流量,即从经营管理提升效率角度切入,从而带来更多客流。”

当日,绍兴旅港同乡会会长严建国表示,旅港同乡会全体乡贤将不辜负家乡人民的期望,团结全体绍兴旅港同胞,凝聚更多新生代乡贤力量,为家乡发展多出力,回馈社会,奉献家乡,造福桑梓,积极发扬爱国爱港精神,为“一国两制”继续顺利实施,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维护香港社会繁荣稳定作出新贡献。

产品内容就是你的好点子,好创意。你要想的是完善它,将之做成别人愿意付费购买的东西,这难道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产品构架就是一整套的流程。

设备的安全可靠制约着生产过程中产品质量的高低以及依约依时高质量的产品交付。通过工业互联网,以设备为切入口,企业可以获得海量的设备运行及状态数据,尤其是设备运行过程中的异常数据,通过透视和深度挖掘,能清晰地告知产品的质量高低,解决了过去被动依赖人工抽检带来的局限。工业互联网下,厂商将逐步从以往注重投入资金通过市场品牌推广、广告宣传等手段堆积“品牌价格”,转变到注重产品创新与工艺研发、精准制造的资源投入以及设备的精准管理等手段追求“品牌价值”。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个软件的开发,网站的建设,以及广告行业的发展,这些都离不开设计板块,这不如今很多人高中填志愿时都选择了网页设计专业,设计包括的面很广,选择更多,对于学网页设计的人来说,虽然市场对于设计的需求量大,但是工作要求却相当高,这让很多学设计的人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选错了专业,其实不然,如果找不到好工作,可以自己在外面接项目做,等积攒一定实力后,再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也不晚。

陈仲尼认为,“香港·绍兴周”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一方面可以让香港市民多了解绍兴,另一方面也可推广绍兴的优秀项目,令香港企业家可在绍兴寻找商机。他透露,未来浙联会也会组织中青年到粤港澳大湾区及长三角地区考察,帮助他们发现商机,辅助事业发展。